为什么关于保护专利权的程序和条件的规定,相对来讲比较原则一些?

2021-11-10

  大家如果比较一下可以发现,各国专利法都有比较共同的特点,就是关于授予专利权条件和程序,一般规定得比较详细具体,而关于保护专利权的程序和条件的规定,相对来讲比较原则一些。我认为主要有下面两个原因。

  

  第一,授予专利权的条件和程序是专门的条件和程序,除了由专利法规定以外不可能在其他法律中予以规定;而保护专利权、制止侵权行为的一些条件和程序可以适用有关上位性法律。比如关于侵犯专利权的条件和诉讼程序在我国可以适用《民法通则》、《民事诉讼法》的有关规定;关于查处假冒专利行为的条件和程序在我国可以适用《行政处罚法》和《行政诉讼法》的有关规定。这些方面的规定并不一定要在《专利法》里面予以专[ ]规定,它可以是通用的。

  

  第二,关于专利权保护的有些规定比如一些原则、判断的规则等,涉及比较复杂的问题,各国的立法机关普遍感觉难以用比较简明的法律条文清楚明确地予以规定,所以世界各国基本上都没有将其纳入专利法里明确予以规定,而是通过有关的判例或者其他方式规定。

  

  这导致在审理专利侵权纠纷案件时,如果仅仅依靠专利法中的有关规定,就会遇到很多难以解决的实际问题。这也是一个比较共同的特点。

  

  在我国,实践中碰到这样问题的主要解决途径是由最高人民法院作出相关的司法解释,用于指导各级法院开展专利审判工作,从某种意义上讲也起到法律法规的作用。在专利方面,1984年 制定专利法以后,最高人民法院于1985年2月发出了《关于开展专利审判工作的通知》一-那时候还不 是很明确的司法解释的方式而是通知; 1992年第一次修改 《专利法》以后,最高人民法院于1992年12月公布了《关于审理专利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解答》;2000年第:二次修改《专利法》以后,最高人民法院于2001年6月发布了《关于审理专利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若干规定;2008年第三次修改专利法以后,最高人民法院于2009年12月发布了《关于审理侵犯专利权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现在最高人民法院有关司法解释都采取这样的称呼,叫运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而过去确实是不太统一的,有叫通知的,有叫解答的,有叫规定的等等。

  

  最高人民法院和全国人大之间在这个问题上也是有分歧的。在我国立法归人大,重要的法律由人大通过,一般性的法律由人大常委会予以通过,这是《宪法》里面明确规定的立法机构。而现在的问题是,比如《民法通则》,本身只有一百多条,但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法通则》的司法解释的条款数量比《民法通则》都还要多,而且文字比它更长。这到底是谁在立法,就会产生一些这方面的疑问。因此现在人大常委会对于高法的司法解释也是严加管制和限制,不允许出现高法造法的现象,凡是法律里面完全没有的不能通过司法解释把它规定出来。因此在《专利法》几次修改以后特别是第三次修改以后最高人民法院有关司法解释还是非常严格的,对作出有关这方面的规定非常慎重,不能超出法律规定的本身。


推荐产品

  • 政府项目申报
  • 地理标志产品申请
  • 马德里国际商标注册
  • 作品著作权登记
  • 软件著作权登记
  • 特许连锁经营备案